延迟退休至65岁?专家:不影响年轻人就业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保险学院王国军教授等专家向时代财经表示不太赞成退休年龄“一刀切”的做法。

11月10日,清华大学发布的《中国居民退休准备指数调研报告》显示,支持延迟退休年龄的受访者比例从2016年的63%增加到2020年的79%,其中年长者、教育水平高、职级较高、收入较高的群体、对于延迟退休的态度更为积极。

这一数据引发了网友热烈讨论。

稍早之前,11月3日发布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就延迟退休作出表示,“实现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实现渐进式延迟法定退休年龄。”这意味着,早在2012年被提上议程、曾被写入“十二五”、“十三五”相关规划的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政策,时隔8年后终于释放出即将落地的信号。

延迟退休“爽约”多年,人社部曾解释是出于稳定就业形势的考虑,但在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看来,若继续担心就业问题,迟迟不推进延迟退休是站不住脚的。他对时代财经分析,“随着新经济、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不断涌现,创业创新层出不穷,就业岗位不断被细化和被创造。不必等老人退休,让年轻人上岗。”

北京大学国民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苏剑则向时代财经指出,归根结底要厘清当前最紧迫的问题是什么,才能制定最贴合实际的养老政策和延迟退休实施方案。

“如果是由于养老金缺口的话,即便不延迟退休年龄,也可能采取延迟领取退休金年龄的政策。”

无论是男女各自延长退休年限或统一男女退休年龄到60岁,或是近日有专家提出“把女性的退休年龄归到55岁”都体现了人社部倡导的“小步慢走”思路。除此以外,人社部还曾提出“针对不同群体诉求采取差别化策略”,为延迟退休政策实施的多样化留下了更多的想象空间。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保险学院王国军教授则向时代财经表示,不太赞成退休年龄“一刀切”的做法。王国军认为,“每个人的情况不一样, 可以较为粗线条地划分各行业的弹性退休制度。达到行业设置的退休年龄前,职工若是符合某些标准可以申请延迟退休。”

延迟退休不影响年轻人就业

“延迟退休”的提法最早追溯到2012年6月,人社部、国家发改委等部门制定的《社会保障“十二五”规划纲要》提出“研究弹性延迟领取养老金年龄的政策”。

2016年7月人社部印发《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事业发展“十三五”规划纲要》明确提出要在2017年年底推出延迟退休的方案,并且还将通过5年的过渡期到2022年正式实施。

但相关政策并未在“十三五”期间落地,人社部曾对此回应称,鉴于“目前我国就业形势依然严峻复杂就业压力非常大,特别是近几年化解过剩产能职工、分流安置的压力较大。因此,制定这样的方案需要更加稳慎。”

对此解释,苏剑表示认同,“首先,过去五年,就业形势比较复杂,尤其金融危机以后世界经济还没有完全恢复,‘稳就业’对中国来说是个大问题。延迟就业会增加‘稳就业’的难度。第二,这段时间养老金缺口还不算太大。第三,中国劳动力短缺还没到严重的程度,压力还比较小。”

苏剑认为,“十四五”期间会慢慢延长退休年龄,具体执行取决于经济形势。“如果经济形势恢复快的话,可能提高退休年龄的幅度会大一点、快一点。如果说经济情况比较差,特别是就业形势还比较差,依然会放慢进程。”

有网友认为,延迟退休会影响年轻人就业。对此,董登新认为,未来延迟退休并不会影响年轻人就业,相反年轻人、老年人就业会高度互补。

“目前互联网技术、视频直播,都是年轻人喜欢的职业。反过来,比如韩国、日本的出租车司机都是70岁左右的老年人去做,更何况就业形态愈发多元化。”

外界不少声音认为,促使政府在“十四五”落地延迟退休最根本原因是养老金缺口。据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研究院数据,2020年6月底,全国参加基本养老保险的总人数达到了9.76亿人,今年上半年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总收入达到2.29万亿,基金总支出2.54万亿,其中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参保人数达到3.85亿人。

另据腾讯财经援引近日由党建读物出版社、学习出版社出版的《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学习辅导百问》,指出“在现行制度框架下,全国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预计到2029年当期将出现收不抵支,到2036年左右累计结余将告耗尽;企业职工基本医疗保险统筹基金预计在2024年出现累计赤字。”

长期研究养老金融的王国军对时代财经称,“国际上,大多数老龄化严重的国家都会采取延迟退休,以解决养老金不够用的问题,但目前政府相关部门的口径都没有把延迟退休与养老金缺口挂钩。”因此,在苏剑看来,归根结底要厘清当前最紧迫的问题是什么,如果因为养老金缺口,政府除了延迟退休,还可以通过各种政策手段“创收”,例如鼓励企业年金、职业年金。

苏剑称,相关部门可能会参考国外一些经验,即便不延迟退休年龄,也可能采取延迟领取退休金年龄的政策。

渐进分步延迟,最终统一65岁退休

据民政部公布数据显示,到“十四五”期末,我国将进入“中度老龄化”社会,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规模达到3亿人。

我国现行企业职工退休年龄为男60周岁、女干部55周岁、女工人50周岁,这是上世纪50年代《劳动保险条例》等法规明确的。1978年《国务院关于颁发〈国务院关于安置老弱病残干部暂行办法〉和〈国务院关于工人退休、退职的暂行办法〉的通知》再次予以确认,至今仍在执行。

据时代财经梳理,目前在各大媒体或自媒体流传的“男女逐步延迟至65岁退休”的准政策版本,最早出自于2015年12月,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人口与劳动绿皮书:中国人口与劳动问题报告No.16》。

该报告建议,延迟退休可分“两步走”:第一,2017年完成养老金制度并轨,取消女干部和女工人的身份区别,将职工养老保险的女性退休年龄统一规定为55岁。从2018年开始,女性退休年龄每3年延迟1岁,男性退休年龄每6年延迟1岁,至2045年男性、女性退休年龄同步达到65岁。第二,对于居民养老保险的退休年龄改革方案,报告建议居民养老保险的退休年龄从2033年开始每3年延迟1岁,直至2045年完成。

时代财经就具体如何施行延迟退休这一问题采访的多位专家认为,目前大体上可以分为两种意见,一是沿袭上述方案,分步逐渐推开,最终达到男女均65岁退休;二是采取根据行业特点的弹性退休制度。

苏剑认为,第一步先是女性都为55岁,第二步是双方均为60岁。“男女退休分步提高到同样的程度,可以增加好多劳动力,减少相当一部分养老支出。”

董登新则主张分三步走:第一步,2022年将男女退休年龄统一为60周岁;第二步,2035年将男女退休年龄推迟到延迟到62岁;第三步,2049年将男女退休年龄的推迟到65周岁。

董登新解释道,首先,欧洲的男女退休年龄都在65周岁以上,男女统一以及延迟退休年龄,这两大趋势应该代表了国际延迟退休的大方向。

第二,我国基本养老保险由两部分构成:一是职工基本养老保险,覆盖4.35亿人,法定退休年龄为女工人50岁,女干部55岁,男性60岁;二是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覆盖5.33亿人,其男女法定退休年龄均为60岁。后者占多数而且是弱势人口,因此,中国男女退休年龄应统一至60岁更公平。

第三,延迟退休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意义是减轻年轻人的社保缴费负担,均衡代际负担。董登新指出,西方非常注重延迟退休,就是要实行代际负担的均衡。

在董登新看来,人口的平均寿命的大幅延长之后,大龄、高龄的劳动力有劳动的诉求,政策必须要尊重和保护劳动者的权利,而过早退休导致劳动力短缺,而新增劳动力急剧下降,使得企业的劳工成本大幅上升,不利于实体经济发展。更何况,延迟退休有利于社保收支平衡以及社保制度可持续发展。

也有为数不少的网友表达了对延迟退休的顾虑,包括当下“35岁危机”“35岁找工难”,假以时日,80后、90后到了55岁以上,但离65岁退休还有很长时间,可能面临没有单位愿意聘用的窘境。

此外,60后、70后退休年龄至60多岁,可能无法照看孙辈,这就引发连锁反应,更多人不愿意生二胎,加剧人口老龄化。

董登新认为,网民的上述顾虑可能在若干年后并不是问题。“到时候中国会出现劳动力短缺,就业更加容易了。比如在日本,80岁老人在职场比比皆是。 ”

“延迟退休并不意味着孙辈没有人管,将来的家庭劳务会社会化、市场化、职业化,提供更为专业的护理。”他认为,在中国“媳妇生孩子、老人来抚养”的落后观念要转变,应让家政工、月嫂、保姆等专业护理进入家庭来代替祖辈照顾成为大趋势。

弹性退休或许更符合以人为本

在2012年延迟退休被提上议程时,社会各界对于延迟退休的争议未曾停止。当年7月,人社部提出了“小步慢走”思路并且拟针对不同群体诉求采取“差别化”策略对待,这为延迟退休政策实施的多样化留下了更多的想象空间。

王国军建议,各个行业可以订立具体的男女退休年龄弹性标准,比如到了55岁退休年龄,在55到60岁期间如果想继续工作,则每年申请一次,公司审批虽然有点繁琐,但能让公司和职工有双向的选择,这样的操作更符合市场和人性化。

他举例称,高校里一些女性副教授原本55岁退休,部分自愿延期到60岁。而银行业可以晚一点退休,因为这类工作危险程度较低,而像井下矿工等危险性工作,不宜年龄较大者从事。“设置一定范围的弹性退休能给人更多的空间,‘十四五’规划建议也提到‘以人为本’”

中国邮储银行研究员、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博士后娄飞鹏也认同对不同行业从业人员采用不同的政策。他对时代财经指出,“对于体力要求较高的行业或者高危行业可以相对审慎一些,而对于脑力依赖较高的行业可以先行先试。另外,制度最好有弹性,给个人一定的选择空间。”

王国军指出,过去女干部55岁、女工人50岁退休的制度应该摒弃,干部和工人的差别不太合理,应该在行业内部一视同仁。干部与劳模工人都是各司其职,没必要区别对待。对于前述有网友担心的年纪大难找工、二胎无人照看等问题,在王国军看来,如果实施弹性则迎刃而解。

事实上,我国部分地区现在已经开始对于弹性退休制度在进行着探索了。从2010年10月1日开始,上海实施柔性延迟办理申领基本养老金手续。根据上海人社部门的试行规定,参加上海市城镇养老保险的三类人群,高级管理人员、技术人员、技能人员,只要身体健康,工作需要,本人提出申请,单位批准就可以延迟退休,延迟退休年龄男性一般不超过65岁,女性不超过60岁。

人口与未来网主编何亚福也认为“一刀切”的延迟退休年龄并不合理。他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分析称,“不同人的身体健康状况千差万别,有的人60岁就身心疲惫、百病缠身,有的人65岁仍然精神矍铄、老当益壮。因此,合理的做法是实行弹性退休制,让不同的人根据自身状况,在一定的退休年龄段区间内,自主选择退休年龄。”

何亚福还提到“一刀切”的退休制度存在不公平。“如果劳动者的退休年龄都是统一的,会导致接受教育的时间越长,工作年限就越短,与高中毕业参加工作相比,多数博士毕业生工龄则少了10年。而低学历劳动者一般从事体力劳动,体力劳动者身体上更容易遭受到伤害,他们的身体健康状况一般不是很好,但工作年限却更长。”

(原标题:延迟退休至65岁?专家:不影响年轻人就业,建议施行弹性退休制度)

(责任编辑:钟齐鸣_NF5619)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