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亿级海外社保基金激进入华:量化私募接钱“抢地盘” 与高瓴淡水泉比肩

万亿级“海外社保基金”激进入华,量化私募接钱“抢地盘”,与高瓴淡水泉比肩

来源:资事堂

中国本土量化机构,不仅在国内有自己的客群,也正式走入海外长线资金视野。

据悉,管理规模超2万亿人民币的加拿大年金计划委员会(CPPIB,以下简称加拿大年金),选择了一家中国量化私募作为外部管理人。

这家机构并非百亿规模的量化私募,而是管理规模还在上升期的机构,颇有些名不见经传。

这意味着,中国本土量化私募开始从加拿大养老金体系“接钱”,并投向A股市场。此外,中国千亿私募高瓴资本、淡水泉、高毅资产也在受托名单。

中国量化私募开始受到海外养老金关注,背后说明了什么问题?

01

“进击的巨人” 

加拿大年金相当于加拿大版“社保基金”,与挪威政府养老金一样,均是主权基金。该机构对加国养老金进行投资管理,并实现代际间的收支平衡。

据证监会网站,2015年12月份,正式批复加拿大年金计划的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资格(QFII)。这意味着,该机构可以直接进入中国资本市场投资。

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加拿大年金的投资规模为4972亿加拿大元,折合人民币2.63万亿元。

这家主权基金投资特点就是:高风险偏好,被称为“进击的巨人”。

据最新年度运作报告,加拿大年金的核心投资盘的85%投向全球权益类资产,其余15%投向加拿大政府债券。

不同于巨型体量资金采取以债券投资为主或股债平衡模式,加拿大年金的资产配置是一个85/15的股债组合。

02

700亿投资中国

据最新运作报告,加拿大年金通过外部管理人投资中国二级股票市场,规模为18亿加拿大元,折合人民币95亿元。

加拿大年金投资了多个中国新经济公司,包括以基石投资者身份投资快手。此外,还投向中国房地产。

这家主权基金对中国一级股权市场兴趣更浓,最新投资规模为124亿加拿大元,折合653亿元人民币。

一二级市场合计,加拿大年金在中国企业的投资总规模达到700亿元以上。

03

多家管理人“受托”

大型主权基金投向母国以外市场,普遍通过采取“外包”模式,特别是针对新兴市场,会选择所在国的优质管理人进行委托管理。

最早为加拿大年金计划“管钱”的中国机构是高瓴资本,始于2011年。2013年擅长逆向投资的淡水泉获得受托资格。2015年-2020年,挚信资本、才华资本、高毅资产、金戈量锐陆续入选外部管理人。

上述机构皆为中国私募机构,除了挚信资本专门投资一级市场,高瓴资本横跨一二级市场,其余均为二级市场私募。

值得注意的是,金戈量锐是唯一一家量化策略私募。

04

抢了百亿量化的奶酪

以养老金为代表的海外长线资金,均选择中国主观多头私募为外部管理人。

本次,中国量化私募首次出现在主权基金的外部管理人名单中。

中国百亿量化阵营中,还未出现受托管理海外主权基金的情况。

以明汯投资为例,这家中国头号量化私募在2019年开始拓展离岸市场,在香港发行了首只市场中性产品美元基金,并与华泰香港公司展开收益互换。2020年,明汯还研发中国市场多头和多策略的美元基金。

其他百亿量化私募,与明汯投资一样,均零零散散地接纳过部分海外资金,但以离岸高净值个人、家族办公室客户为主。

05

量化“黑匣子”,接钱难度高

量化策略一直被认为是“黑匣子”,也是每家私募斩获超额收益的秘密武器,量化对接海外大型机构资金难度颇高。

一位熟悉海外长线资金遴选外部管理人流程的人士透露,中国量化私募普遍注重宣传历史业绩,但长线资金最看重投资哲学、收益来源、投资流程,历史业绩只是上述考察因素的结果。海外机构调研过程中,亦看重私募的合规等因素,还会比照持仓明细进行验证,受到文化差异和商业利益的影响,多数私募难以配合尽调。

两位百亿量化私募人士也表示,他们一直在寻找海外资金,但受限于英文表达能力、海外资源等限制因素,难以找到突破口。

对于金戈量锐,为何能受到加拿大年金计划青睐?

据中国基金业协会备案系统,金戈量锐成立于2014年,最新管理规模区间为50亿元-100亿元,全职员工人数为24人。

创始人金戈在2007年-2012年曾任职于量锐资本管理公司Laurion Capital,这是一家华尔街的对冲基金。据悉,金戈量锐专注于指数增强和量化对冲两类策略。

金戈量锐之所以被海外长线资金选中,或与其主打中低频量化、投资者结构有关,这符合长线资金对收益持续性的需求。

据私募排排网,金戈量锐代表产品自2016年6月运作以来,相对于沪深300的超额收益超过100%。截至5月21日,今年内也有超过10%的超额收益。

创始人金戈曾在一段访谈中指出:“中低频策略具有较好的持续性。因为如果一开始做高频T0的产品,可能收益很高,但是由于规模没法扩增,就意味着投资者是不信的,投资者觉得虽然收益高,但是投资者进来的时候做不到。”

另据渠道消息,金戈量锐的资金结构偏机构化,面对零售端投资者的代销比例较低。

综合来看,加拿大年金风险偏好高,叠加金戈量锐超额业绩较为理想且中低频,上述因素或是这家主权基金挑选量化策略的考量因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