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马术24节气特别策划:惊蛰 惊醒酣睡的春色

惊蛰,原名“启蛰”,是二十四节气中的第三个节气。在此期间,藏在地下的小动物们被融融暖意惊醒,开始活动,万物皆出现萌动的现象。“九九”已尽,冬天离去。惊蛰标志着春天正式来临,农忙时节开始,这对中国民间举足轻重。

赤缇,是土壤的颜色,种子被这赤红色的土壤孕育着,等待他们的是秋收时节的大丰收。

朱草是一种红色瑞草,每逢凤凰和麒麟出场,朱草必会化为背景伴随左右。用此色做一件吉服是个不错的选择。

綪茷,即招展在风中的红旗,高高飘起,大张旗鼓的引领着春天的步伐。

顺圣是北宋神宗的潮流色,这红到极致的紫,尽显圣上的庄重与神秘。昭陵六骏中的“飒露紫”便有可能是有着这样颜色的一匹骏马。

一候桃始华

桃花的花芽在严冬时蛰伏,于惊蛰之际开始开花。

桃夭出自于“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由此联想到新娘的年轻貌美,此色出现在婚礼上再合适不过了。

杨妃附着于杨贵妃的魂,集刚、贵、柔、雅与一身。

长春,寓意着青春盎然,被生长在美学高峰的宋朝人轮番咏诵。

手持牙笏,身着绯色官服,牙绯是唐朝人的荣华梦,赐绯如赐梦。

二候仓庚鸣

仓庚,即黄鹂鸟,黄鹂鸟鸣叫,动物开始求偶。

黄鹂鸟的翩翩身影便是黄栗留,其色其意,如踏春的金衣公子。

司马迁在《史记》中说,家中有千亩栀子和茜草,身价就等同于千户侯,栀子便成了大富大贵的颜色。

黄不老是黄檗的转音,把黄檗榨染后着色是古老的传统,其色坚贞,其黄不老,死生相随。

柘黄,天子服色,尊贵不言而喻,柘袍加身,威严四射,令人胆寒。

三候鹰化为鸠

鹰返回北方繁殖,不见踪迹,只有斑鸠飞出来。于是古人以为春天的斑鸠是老鹰变化出来的。这种比喻突显了春气温和,连鹰都变得像斑鸠一样温柔了。

青鸾作为西王母的青鸟,自然而然的成为了辈分较高的皇家色。

所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将菘蓝的叶子沤浸后所着的颜色,便是青云的出处。

菘蓝的叶子干燥后是春意浓烈的青黛,用其制成的药物或化妆品最合乎时宜了。

绀碟中的绀是指微带红色的黑,适用于闺房,招来郎婿。连乾隆帝都忍不住多看一眼此色的蝴蝶,由此而得名。

春天到来的同时也给马儿带来了变化。天气回暖,马儿的身体从冬季的僵硬中逐渐舒展开来。食量增加,运动量加大,出汗也随之变多,此时他们需要剃除身上的毛发,防止汗液在皮毛堆积。由于春季温度和气候的变化较大,马儿对环境也会变得十分敏感,在这段时期里,进入发情期的公马和母马也会变的躁动不安,需要时刻对他们加以观察。

本文为紫蔚文化与搜狐马术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发表评论